日日操在线观看_操老女人_就去干就去色_黄昏操逼去
|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|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,以免找不到我们 |
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小说  »  十景缎 第七十九章
 

    十景缎 第七十九章

    时间:2018-08-09 深夜之中,庭院无人,突然见到一个不甚熟识的男子,华瑄不禁有些慌张,道:「韩师兄?你……你也没睡啊?」韩熙微笑道:「有些烦 心的事,想出来散散步罢了。」说着走上前来,稍一抬头,道:「今夜月色如此美丽,值此良辰美景,若是一睡了之,岂不可惜?华师妹,你 若不累,我们来谈谈如何?」   华瑄霎了霎眼,道:「谈什么啊?」韩熙道:「我们虽是同门,却是第一次见面,彼此都不甚了然,本该认识认识。华师妹,你能说些华 师叔的事给我听听么?」华瑄对这个初来造访的师兄也颇为好奇,当下微笑道:「好啊!」随意坐在一块太湖石上,右手指头轻轻点着双唇, 思索着要说些什么。   韩熙坐在离她身侧两三尺远的石上,先行说道:「华师妹,师叔他只有你一个女儿么?」华瑄道:「对啊。」韩熙道:「没有兄弟姐妹, 难道不会寂寞吗?」   华瑄露出天真的微笑,道:「不会啊,向师兄跟文师兄都很好,我们从小相处在一起,就像我的亲哥哥一样……」说到这里,不由得想到 :「文师兄跟我,却不止于这样了。」心里登时甜丝丝地,脸蛋现出了微微红晕。   韩熙微笑道:「能有师兄呵护,真是幸事。」说着微一低头,说道:「我也是韩家独子,却没有几个年纪相仿的同伴。」华瑄侧头看着他 ,道:「韩师伯不收徒弟吗?」韩熙摇摇头,道:「父亲将本派传承重任,尽数寄托于我。其实我资质平庸,不足以担当大事,便说到武功修 为,看来也不及向师弟、文师弟,父亲实在应该收几个弟子的。」   华瑄听他语气低沉,连忙道:「不会啦,韩师兄,我看你对文师兄施展的那一剑,功力相当纯熟,架势又稳,你的武功绝对厉害,嗯,最 起码比我厉害呢。」   韩熙摇头笑道:「未必,未必!我修习武功,总是难以定心。」   说着凝视华瑄,微笑道:「要是我有个像你一样可爱温柔的师妹,为了保护她、照顾她,修练武功或许就会刻苦得多了。」   华瑄听了,不禁面红耳赤,别过头去,慌忙道:「才没有呢,我……我……」   韩熙双手互握,放在膝上,微笑道:「我可不是在哄你。瞧,你现在这样子就迷人得很了。华师叔有你这么一个女儿,真是好福气。」华 瑄的脸更加红了,心中怦怦直跳,支支吾吾地道:「哪、哪有……紫缘姐姐、慕容姐姐都比我好看多了……」韩熙柔声道:「在我看来,她们 都不如师妹你美。」   华瑄见他投来的柔和目光,不禁大羞,慌忙起身,道:「我……我要去睡了!」   韩熙稍一沉默,道:「华师妹,你生气了么?」华瑄急道:「不……不是,可是……韩师兄,你这样说,让我很困扰……」韩熙笑了笑, 道:「原来是华师妹会害羞啊,当真抱歉。」华瑄拉拉衣袖,低声道:「韩师兄,你不用道歉啦,只是……只是……」她既已心属文渊,面对别的青年男子称讚自己容貌,自然有些不自在,颇觉对不起文渊。   韩熙站了起来,微笑道:「好了,我以后只在心里想着你的美丽,不随便乱说就是。然而我所说的,可是实情。」华瑄更是羞得不知所措 ,叫道:「我、我真的要睡了!」一转身,快步奔离庭园,也不去找紫缘了,飞也似地跑回房中,关上门,一头栽在床上。   她兀自脸红心跳,趴在床上,低声道:「文师兄,你可别生气喔,韩师兄他口没遮拦的,我……我可只喜欢你。」心中一阵迷糊,又想: 「韩师兄怎么这样说我?难道……难道他对我生了情意么?」一想到此,登时慌乱不已,翻了个身,把自己裹在被子里,心道:「怎么可能嘛 ?我们才刚刚见面呢。再说,我已经有文师兄了……」想到文渊,华瑄只觉一阵甜蜜,登时不再想着方纔之事,面现浅笑,想着想着,不知不 觉,慢慢睡着了。   次日一早,众人準备启程前往京城,石娘子向庄中诸女交代守御要务,便即上路。文渊想起当日在王振府中救出紫缘之事,心道:「今日 我跟紫缘又到京城来,可得小心谨慎,别给认了出来,多生麻烦。」紫缘心中也颇为担心,向文渊道:「文公子,我们到了京城,得先找好藏身之处才是。」文渊点点头,道:「不错,我们此行只是对付皇陵派,若再招惹官府,要救任师叔便更难了。」   向扬一听,登时想到了赵婉雁,暗道:「靖威王府跟皇陵派颇有来往,这次营救任师叔,倘若要跟靖威王府中人敌对,该当如何?」他实 不愿令赵婉雁为难,当下向文渊道:「师弟,如果我们跟靖威王府的人对上了,只好麻烦你出手收拾,我对付皇陵派。」文渊也知向扬处境, 当即答应。   一行人快马赶路,到得未时,已到了京城不远处。韩熙道:「石庄主,我们先去和家父会面,再行拟定计划。」石娘子道:「正该如此, 有劳韩公子领路了。」   进了京城,诸人各自留神戒备。皇陵派眼线极多,遍布京城,倘若其中有参与巾帼庄一战的,便极可能认出,行蹤暴露,更难救人。众人 混在大街人潮之中,随着韩熙来到一处客栈前。韩熙低声道:「我和家父便是于此落脚。」石娘子点点头,道:「大家分批进去,别要惹人注 意。」   韩熙交代了自己房间所在,便先带着随从进了客栈。华瑄、小慕容跟着进去,同掌柜定了房间。文渊、紫缘正要进去,忽听大街一旁传来 几声调笑声,一个轻浮的男子口音笑道:「邵先生,你瞧这小姑娘如何?」另一个男子道:「小王爷的眼光,自然是好得没话说了。」   文渊和紫缘一齐望去,但见一个衣着华贵的年轻公子自大街另一边走来,嬉皮笑脸,正摸着一个小姑娘的脸蛋,乃是靖威王世子赵平波, 邵飞、柯延泰在旁护卫,方才答话的便是邵飞。   向扬见他在光天化日之下调戏民家女子,甚为恼怒,然而被他发现众人,更是不妙。他曾和赵婉雁同住一起,赵平波自然认识他,当下转 身相避,低声道:「是靖威王世子。」文渊道:「现在不能对付他。」向扬道:「不错,大事要紧。」   话是这么说,无法出手惩戒赵平波,可也十分气人。   紫缘秀眉微蹙,轻声道:「这人本性不改,仍然如此行止不端。」文渊道:「等此间大事一了,我再跟师兄教训他一番。」两人定了房, 先跟小二上楼,赵平波才到客栈门前。向扬早已转身避过,赵平波一副心思只放在女人身上,哪里去注意向扬?   石娘子低声道:「咱们进去。」凌云霞、蓝灵玉、杨小鹃一一进门。杨小鹃走在后头,却被赵平波见到。赵平波、邵飞、柯延泰都不知道 巾帼庄四位庄主长相如何,本当无妨,然而杨小鹃相貌秀丽,赵平波却看得清楚分明,哪能让她走过,当即三步并做两步地赶上前去,拉住杨 小鹃衣袖,笑道:「小姑娘,何必走得这么快?」   杨小鹃见到他欺侮民女,本已不悦,只是大事为重,只能忍住不出手,不料他却找上自己来了。她本是心直口快的性子,这时不由得不气 ,一挥袖,甩开他的手,瞪着他道:「你别动手动脚的,想干什么?」   赵平波一怔,随即笑道:「唷,小美人儿生气起来,倒也另有一番风韵。」   他也不知杨小鹃是何人物,便伸手去搂她纤腰,笑道:「来来来,让我抱一抱,看看这腰有多细?」   杨小鹃气极,哪肯让他佔这个便宜?一时顾不得许多,右掌一挥,狠狠甩了他一个耳光,叫道:「不要脸!」   这一巴掌动作奇快,赵平波武功平庸,全然挡架不了,「啪」一声响,脸颊火辣辣地,但觉天旋地转,眼冒金星。柯延泰和邵飞大惊失色 ,连忙扶住赵平波。   邵飞骂道:「小妮子,你好大的胆子!」出手向杨小鹃抓来。   杨小鹃一出手,立即后悔,暗道:「糟啦!」她心念急转,知道不能累得众人行迹败露,当下发足狂奔,叫道:「给你们这些纨裤子弟一 个教训!」一路沿街冲去,要将王府护卫引开。   赵平波兀自头昏眼花,大为惊怒,叫道:「快抓住她!」邵飞得令,疾步追去,柯延泰也紧随在后,其他数名侍卫连忙照顾赵平波。   石娘子等三女和向扬看在眼里,不住叫苦。凌云霞跺脚道:「这小丫头,就是耐不住性子。」向扬怕杨小鹃有失,低声道:「我去照应。 」他武功绝佳,一闪而出客栈,王府众人忙着查看赵平波情况,谁也没瞧见他。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真实杂交的震撼快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