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日操在线观看_操老女人_就去干就去色_黄昏操逼去
|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|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,以免找不到我们 |
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小说  »  火车上的爱爱
 

    火车上的爱爱

    时间:2018-06-11 第一话从福建北上的夜行列车在固定的铁轨上蠕动着。 我托着老旧的背包,使力地往人墙推挤着的车厢里钻。 车上老旧的电扇无力地挥动着,厢内弥漫着一股令人作呕的酸臭味。 在行李架上挪了一个位子把肩上的负荷卸下。 站稳了脚步,这时我才有空看看四周。 除了状似一对年轻的情侣和一位努力盯着手中「明星杂誌」 正以右手挖着鼻屎的少女外,在这深夜的大摇篮里,醒着的动物并不多。 疾凉的夜风由车门缝灌了进来,使我清醒了许多。 每到一站,车内就会少了一些人。 忽地,我发现位于我右对面的那对搂睡着的情侣,那少女瞇眼昏睡的脸神有点怪异。 再看看那件覆于其膝上的外套却一阵阵的蠕动,正值青春期的我,似乎有点明白。 伴着抖动的内心,望着她那幻变、压抑的表情,我着迷了。 这时我才发现她有着一头乌黑的长髮,微瞇的双眸上有着细细的眉与长长的睫毛,姣好的红颜上更有着一只挺直的鼻子与樱桃朱唇,白色衬衫V型领口微露着半截雪白的前胸。 我的心情随她幻化的表情起伏着,她一蹙眉我一悸动,她一搐唇我一颤抖。 我幻想着,正在与她「搓揉」 的人是我。 内心一阵颤抖,脸庞顿觉红热,望着她那起伏的胸前使我不禁吞下一口唾液,以温润一下乾燥的喉咙。 倏地,她睁开了眼,发现我双眼盯着她。 她不好意思地笑了一笑,推开她那男的手,与他聊起天来。 我也尴尬地转过身来,避开了她的视线,将右手反扳于门轴面向外闭起双眼站立着。 内心仍回忆着刚才一段令我难忘的际遇,幻想着她那千幻万化令我心悸的表情。 蠕动的列车继续往前爬行着。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 第二话「吱…吱…吱…」 也不知过了多久,列车又缓缓停止了蠕动。 我张开昏睡的双眼,伸头往外望了望,有人下车了,大约有十二﹑三人吧!「志良!跟你妹妹说把东西寄过来…」 随着耳边的莺声燕语之同时,顿感后扳于门轴上之右手一阵暖热。 回头一看。 天啊!正是那位与我在梦幻里调情的少女!她把身子靠于门轴,伸出头向已下车的男友喊叫,而身着黑长裤的她,竟巧偶地把她的三角地带压覆在我后扳于门轴之右手背上。 她瞬地移了开来,羞涩地又对我笑了笑回座去。 我刚平复的心波又蕩漾了起来。 感觉着右手背的余温、再想想那花开羞苒的笑靥,我的下身不禁微微颤抖着。 「不知她是有意呢?还是无意呢?」 我内心揣测不定地自忖着。 「倥隆…」 列车再度往南蠕动,在这令人悸动的夜。 她身旁那男的已下车了,正独自坐着。 我深吸一口冰凉的夜风,平息一下波动的心情,鼓起勇气走了过去。 她似乎有点意外我会过来。 不过仍大方地并不避讳我的眼神。 我站立于她座位前,注视着她。 由上领口可看见她配带于胸前乳白色乳罩的上沿。 微皱的衬衫钮扣缝间,可看见乳白胸罩前镶着一朵粉红色蕾丝小花。 宽鬆的衬衫掩盖不住她高隆胸部的线条。 细白的颈上戴着一串红丝缎的项鍊。 长长秀髮斜披于左肩,右耳吊挂着一副小巧的朱红珠鍊,映着迷人的鬓角晃动着。 近看下,更觉她肌肤的美好,无一丝的瑕疵,雪白平滑。 纤纤十指涂着粉红蔻丹,细长而优雅。 右手食指在她右膝上轻敲着。 我可想像着她正思考着如何回应我眼神无声的攻击。 似下了决心似地,她停止敲击的动作,伸出右手端起座旁的茶杯喝了一口水,放下身子斜躺在座椅上,一双明亮的黑眸自然地望向我。 「来了!反击了!」 我忖思道。 我不后退地凝望着她。 而她的波光竟亦持续承受我的攻击而不退缩。 不知持续了多久,我感觉到她的眼波由防御、好奇、奇妙到与我融会交流。 那是一种奇妙且从未有过的感觉。 一时间,似有一股情愫瀰漫在交会的波光中。 此时,我俩已无视于他人的存在,凝眸交错于春波蕩漾的时空。 「也该站累了吧!你从那儿来的﹖」 她出奇地首先笑问道。 我顺势挨到她身旁坐了下去。 一股茉莉花的幽香随着蠕动的列车向我袭来。 「台北,乘学校长假独自来这儿旅行…」 我不自然地望着她的雪白贝齿答道。 我想她多少由我身上的穿着上猜出了我的身份。 「妳去哪啊?」 我回问道。 「…徐林县,娘家有点事!」 她想了一下答道。 (回娘家﹖)她竟是个已婚的小妇人。 看她最多不过是二十岁。 「妳结婚蛮早的!」 我试探性地问着。 「亲戚作得媒!家里弟妹太多,由不得我啊!」 她顿时有点惘然地微露无奈的心思。 「对了,我叫阿庆。 妳贵姓?先生没跟妳下来?」 我明知故问道。 她说她叫张素眉,并明知我故问而明示道:「他先早下车了!到前一站的福利县购货,明早还要顾店,没法陪我来。 这可是我婚后第一次单独出门。 少女时代无牵挂的生活还真让人怀念!」 她怅惘地说道。 「妳何不趁这次回娘家,好好地到处玩玩?下一站就有一个风光明媚的『情人潭』,妳去过没?听说风景很不错,我就是特意到那儿看看的!」 我建议性地说道。 「不了!我地方又不熟,而且我们…」 她露出一付筹躇的样子,顾虑性的答道。 「哎哟,还顾虑那么多干嘛﹖来,把车票给我,我们一起去那儿游玩游玩。」 我进一步追击着。 在她犹豫间,我一把将她捏在手中的车票抓了过来。 「…这…不好吧…」 素眉试图从我手中抢回她的车票。 「好啦!不要犹豫!就快到了!」 我急速将情况推向悬崖边。 她红着脸,闷不吭声。 「吱…吱…吱…」 列车缓缓停止了蠕动。 「来,到了…走吧!」 我站起身,背起背包,拿起眉君的皮箱,拉着她的小手往下走。 不知是因为车票在我手中,还是欲拒还迎地思索这一生中未曾遭逢的奇遇,她亦拿起身旁的轻便行李,低着头跟在我下了车。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 第三话出了车站,回头望望跟在后头的她。 那一种无依与羞赧徬徨的神情与她车上那种大胆、柔情、自信的眼神有着天壤之别。 我顿时感到一股受人依赖的骄傲与伟大。 我返身牵着她的柔夷,低下头向她说:「我们先找家旅店歇一歇脚,等天亮再到处游一游!」 清凉的夜风,使徬徨的她不知觉地紧缩进着我身旁。 不到五分钟,就找了一间离车站不远,还算不太烂的旅店。 从惺忪睡眼的柜台小弟手中接过门房钥匙,我领着她上了楼。 打开门房,走了进去。 她在门外筹躇了一分钟,才低着头跟了进来。 那是一间舒雅的套房,雪白的双人床铺着雪白的床单与被单。 茶几上放着温水瓶与两个白纸包裹的玻璃杯。 两张沙发椅并排靠在拉紧窗帘的墙边。 由梳妆台的大镜可看到她那略似不安的神情。 我将皮箱置于茶几上,锁上房门、打开了浴室灯,反身对她说:「素眉,妳也累了,先洗个热澡吧!」 她不好意思的低声回声道:「你呢?」 「哈!难不成妳要跟我一起洗?」 我幽默地说道。 素眉听了有点尴尬,赧笑着闪到浴室里。 我关了房灯、扭开冷气、电视与床头灯,室内柔和了许多。 听着浴室哗啦的水声,我躺在床上拨按着电视摇控器。 「嗯…啊…」 电视传来A片的哼叫声。 哇!想不到大陆的偏僻旅店竟然还会播映A片嘿!望着镜面上健美金髮美女的哼叫镜头,再想想浴室中的一个她,我下身不觉抖动一下,逐渐脉动地撑了起来。 看着、看着,按倷不住驿动的一颗心,拿起换洗衣裤来到浴室门前。 「我可以进来吗?」 我轻敲着浴室门试问道。 「好哇!进来吧…」 竟然得到素眉门内意外的回答。 门一打开,只见她早已穿了一套白色衬裙,狡诘吃笑着的闪了出来。 「哼﹗调皮的ㄚ头﹐看我等一下如何收拾妳!」 我心中暗道。 我进入浴室,快速刷洗过身子,只换上一条乾净的内裤。 耳边则不时注意着门外的动静,生怕素眉临时变卦走了。 我轻开门缝往外瞧。 只见她坐在床上,曲膝盖着被单,双眸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视。 看她一付入迷的样子。 时而矗眉、时而微张樱唇。 我猛一拉开浴室大门,只见她羞得躲入被窝中。 「怎么﹖这A片那么好看吗﹖看得这么入迷啊!」 我一边阴笑着,一边掀起被单,也钻了进去。 只见她将身子挪靠到床边,转了身,把粉颊深埋于棉枕中。 是娇羞﹖还是惊怯呢?看她那种似新婚娘子娇柔羞涩的样子,使我撩起一股莫名的悸动…我伸出右臂搂向她,她则再度挪移过身去。 我那会放过,双手隔着她白色衬裙,轻微的握向她的乳房。 素眉颤抖了一下并轻哼了一声,却也没做任何的抗拒。 我发现她衬裙下并无胸罩,手握处是一掌的柔绵与温热。 说实在的,这是我生平握住最温暖的乳房。 我身躯轻微颤抖地抚揉着她,口中掩饰性地说:「呼!好冷!」 在我悄然的以左手撑起上身吻向她耳际时,她竟体贴性的把娇躯往后靠,那丰腴的臀部,就紧贴在我半撑起的下身,更令我一阵酥麻!嗯…鼻际闻着阵阵的幽香,我亲吻着她的耳垂。 只看她那紧闭的双眸微颤,呼吸的气息逐渐急促起来。 我将右手移动到她右肩上,猛然褪下她衬裙的右肩带,素眉那已坚挺的右乳房蹦跳了出来,无遮蔽的显露我眼里!在幽柔的灯下,高耸的乳峰上,有着一抹粉红的乳晕,粉红的乳头则适中地嵌在其中。 我拙笨地再度掌握住它,刚才掌握的感觉如今更清晰无疑,真的是温暖哟!素眉这时转过身来,凝视着我,竟慢条的自己褪下了衬裙的左肩带,露出一整对浑圆高挺的乳峰。 我迷住了,想不到女人的双乳是那么的迷人!深陷的乳沟使我有一股把面部埋进去的慾望。 我在也忍受不住,一把扑了上去。 雄厚的壮胸揉压着她的双乳,两手由她腋下反勾,匍扶在她身上。 粗卤地狂吻着她的朱唇、粉颈,鼻际则呼吸着令我狂热的体香。 「轻柔点!」 素眉一面嘤咛说道,一面将双手探入我的内裤。 「啊…呼!」 在她揉搓我命根子时,使我不禁深呼了一口气。 我以双膝拱起下身方便她动作之同时,一头栽向她胸前的深谷,吸吮着她柔绵胀耸的双乳。 偶因不慎,以门牙磨触她乳晕时,却意外使她张开樱唇啊地娇啼几声。 此一发现,使我大胆地偶而以双唇重挟她的乳头。 久忍不住的样子,她褪下了我的内裤,将我命根子挟在她大腿间。 一阵揉挟,也使我禁不住,使力的扯下她衬裙,转过身来将头埋入她双腿间。 啊!女人的大腿真的比羽毛枕还柔软还舒适,我想能抱着女人大腿睡觉一定是人生最大的享受。 在吸吮她那绵长的大腿之际,却嗅到一股不同的体香。 那是从她棉白的亵裤间传来的异香。 只见她双股间的亵裤中微湿,鼓起的陵丘中夹着一丝忽隐忽现的细缝。 我伸出食指在细缝间,上下地轻揉着,感受着即将迸发火山口的温热与湿润。 「啊!嗯…嗯…」 素眉双腿左右强烈的扭动着,双手紧握我的下肢,口中则发出惑人的呻吟。 听到她那惑人的嘤咛声,使我淫意大起,即刻褪下她那雪白的亵裤。 曲捲乌黑的阴毛,稀疏地遍植丘阜上,桃源洞口的双扉,随着她的颤动在微湿中蠕动着。 我以手轻拨一片桃红的嫩缝,可看见一深远幽径直通内处。 手指左右撩拨双门,竟使素眉忍受不住地坐了起来,将我拉躺在她身旁,一把脱下我那内裤,我的小弟弟顿时的冒起头来。 她曲起右腿将我挟在她双股间,左腿张开屈抬,以左手扶着我的宝贝在她私处一阵揉搓。 稍少入过洞探险且敏感的宝贝,怎受得了这一阵舒柔温热的搓揉,一阵酥麻由会阴底部升起。 我突然有一种受辱的感觉,赶紧以右手压住会阴那股脉动,深吸了一口气,爬压在她身上。 两手使力揉搓着她坚实的双乳,轮流吸吮着她的乳头。 以双膝撑开她双腿,命根子则在她私处左右轻点,点得素眉不得不哀求我。 「啊!来…阿庆…快进…进来…快…」 她娇喘哀求道。 怎能那么轻易地如她的愿!我故意在她玉门边再轻点了一阵,直到龟头感到湿润无比。 嗯,私处已氾滥成灾了,也该受够折磨了。 「快进来…喔…」 在素眉再度哀求声中,我不意地把刚强坚硬的宝贝给刺进了她的私处,使她闷叫了一声。 我直觉地感到她私处收缩的厉害且不停的扭转着。 一阵抽插后,在她微微发颤抽慉中,我一阵寒噤忙往前挺,一股热泉喷涌而出。 「啊…轻…轻一点…啊…不…」 她作势要推开我。 或许是太深入吧﹖交媾的初次性高潮,使我双手板住她双肩往下身方向按来。 太美了!射精后的舒畅使我全身鬆弛了下来。 我乏力地趴在她柔绵的胴体上。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 第四话这时,素眉则温驯地拉起身旁的被单,在我背上为我擦着汗后,摆成侧躺姿势,私处仍含着我的命根子。 我微笑地望着她。 她亦望向我,有点娇腼说:「你好坏啊,竟然设计羞辱我﹑捉弄我…」 「那有啊﹖妳一开始就那么浪,是妳诱姦我才对呢!这可是我的第一次哦!」 我笑着凑过头回答她。 她羞红着脸说:「哦!第一次﹖真的啊!」 (哈!当然是骗妳这大傻瓜的啦!)正得意的思索着,素眉的唇竟突然地覆上我的唇,以舌尖相互探索着。 咦,她吃过年糕吗﹖这女人的唇吸吮起来原来有种甜甜的感觉。 浸淫在她私处的小宝贝这时突然又澎涨了起来,她似亦也有所感觉。 「哇!你…你又来了!」 她爱恋欣喜地再度揉向我来。 这一次,素眉坐了上来,轻柔地摆动臀部,珍惜地似乎怕会像第一次那样草草的结束。 在扭动中,仍不忘时时弯下腰来,给我一个爱恋的舌吻。 她的扭动是那么的有技巧﹑有节拍。 深入轻微的扭动,使我受的刺激较小,而对她则次次无比舒爽和受用,这由她面部抽搐的可人表情便可而知。 她似缺氧的鲤鱼大口地喘息,胸口起伏着,双乳不停地随她上下的摆摇波动着,好不迷人啊!我以双枕垫高头部,欣赏着她的表情。 她平滑的小腹随她前后扭动,挤压出一条深深的皱纹。 乌长的秀髮则随她不时的扭头而飞扬。 只见我的命根子在她私处一进一出,时而整根埋入、时而半吐而出。 我在这时以手指头,在她私处上像镶着一颗粉红珍珠的微突肉球上,随她扭荡的节奏揉搓着。 「啊…嗯…爽…嗯…」 素眉摆动的频率越来越快,下揉的力量也越来越重。 当然,揉附在她那粒珍珠上的手指的压迫力量也越重。 没几时她口齿不清地呼唤我:「啊!我要洩了,快出来了…嗯…快一点…嗯…快一点…抱…抱住我…爽…好爽啊…」 在淫叫声中,她更把上身前倾,以便加压,使快感加速。 我没做任何回应,更将臀部时而不意的往上顶,持续上下的抽送着。 「啊…要死…要死了…啊…啊…」 她搂起我上身,紧抱并狂乱的呼叫着!她最后揉动的那几下可真的是非常使力,抽得我耻骨隐隐作痛。 在她一声大叫后,整个人终于瘫软了下来,淫水洩满了我下半身…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 第五话我轻微的扶着素眉躺下后,望着她苍白出汗的娇躯,她可当真是筋疲力竭了!但挟在她双股中的宝贝又该怎办呢?它可还没吃饱啊!「…素眉…妳…妳还要吗?」 我心想她大概倦了想休息了。 「好,没问题!这次换你来吧!」 娇喘微吁的樱唇说出出乎我意料之外的答案。 我将素眉抱在床沿,双手将她的双腿架在双臂上,站在床沿端好了架势,以最深入、接触面最广的姿势展开我第二波的攻击。 半站半伏的抽动,使我体力的消耗省了不少。 前进的撞击,撞出她胸乳前阵阵的波浪,也撞出她哀哟的淫叫声。 我那阴曩拍击她玉门的肉击声,和活塞似的抽送运动声,是一击三响的杰作。 「哀哟…哀哟…好哥哥…爽死妹妹了!」 她的呻吟,声声入耳。 左搓搓、右揉揉,揉出她阵阵的寒噤。 由她紧抓我双臂所施的力道,还有阴道缩夹的频率,感觉而知她又来了两次的高潮。 在狂暴中,一股泉涌正直冲子宫,我忙拨开她双腿,身体前倾向她胸前,以全身仅剩之力压去。 「啊…啊…啊…啊…啊…啊…」 素眉跟着我喷射的频率连叫了几声。 其后,喷浆爆发的火山终于平静了下来,我俩不久便互相沉睡去…第二天早晨,我一醒来,素眉便已在我面前凝望着我,贪婪地告诉我她要再跟我继续交往,还要我永远当她的乾弟弟。 我踌躇了!初春少妇的情慾是狂热泛滥的,回想起昨夜贪婪的她,我怕窒息在那股令我沉溺的洪流中。 「不了!人生无不散之宴席,妳有妳的家庭、我有我的学业待完成。 更何况我根本无法常来大陆,就让我们默默各自拥有这份回忆吧!」 她哭了!我无言…那天,素眉没跟我到『情人潭』去。 我在起床后不久便送她上火车。 火车开驶时,她仍哀怨噙着泪水,望着月台上已转过身的我,背着破旧的背包,继续走向未完的旅行…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人妻网友